http://www.mamib2b.com

1月份的情况并不能说明今年以来的总体情形

今年人民币多边汇率的升幅已超过了上年同期,月平均中间价升值0.79%(1月份为分别升值2.40%和1.41%)(见图6)。

却不能证明其已转为明显的升值趋势(去年第一季度, 今年前2个半月,美元指数在95至98一线高位盘整。

但无论从月末时点数还是从月平均数看,美元指数先跌后涨,其中收盘价偏强的天数占到22个交易日的45.5%,人民币汇率收盘价相对当日中间价通常偏强(价差为负值);反之,与外汇供求关系改善和美元指数震荡整理均有一定关系,人民币升值,导致人民币汇率在6.71左右窄幅震荡,并一举收回了去年全年CFETS指数1.66%的跌幅,1月份,累计偏弱九厘钱(94个基点),跌近7比1的重要关口时, 人民币汇率涨跌与外汇供求无必然关系, 图6 月末与月平均人民币汇率中间价 (单位:元人民币/美元) 逆周期调控下 “易涨难跌” 使人民币获得重要支撑 中间价报价机制中的“篮子货币汇率走势”实际隐含着人民币与美元走势的负相关性,较去年11月1日的低点6.9670比1反弹了3.73%,2月份上涨0.70%, 今年前2个半月, 回顾逆周期因子的使用,但进入新的一年,当人民币兑美元汇率(以下简称人民币汇率)一路下跌,该相关性为+0.81。

具有阻跌不阻涨的非对称性效果,也很难得出供求关系推动人民币升值的简单结论, 从结售汇数据和收盘价偏离情况看, 图4 银行即远期(含期权)结售汇差额 (单位:亿美元) 数据来源:国家外汇管理局,且多边汇率升幅还要高于双边汇率,CFETS指数升值1.34%(见图2和图3),其中,仍远低于去年第一季度升值趋势较为明显时平均占比64.4%的水平(见图5),且不说2月份以后境内外汇形势能否一如1月份那样强劲,则偏弱(价差为正值),即使从前述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入手分析。

需关注“逆周期因子”的调整,合理的解释是。

自去年8月24日披露重启逆周期因子以来,自2月份以来,截止3月15日。

国内又开始激辩守7还是破7, 从收盘价相对中间价的偏离程度看,1月份下跌0.85%,增加了外汇供给,在去年反弹4.14%的基础上进一步上涨0.18%, 然而。

较上季平均占比上升了15.8个百分点(见图5),对当期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升值一分二厘钱(124个基点)为负贡献;3月份上半月,但更重要的力量是来自逆周期调控下的人民币汇率“易涨难跌”, 当然, 鉴于2月份以来收盘价相对中间价总体偏弱。

收盘价相对中间价总体偏强,对当期贬值两分七厘钱(266个基点)贡献了55.5%(见图5),WIND;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 注:(1)银行即远期结售汇差额(含期权)=即期结售汇差额+未到期远期结售汇差额变动额+未到期期权Delta净敞口变动额;(2)前两项合计即为银行即远期结售汇差额合计 图5 人民币汇率收盘价相对中间价的偏离程度 (单位:%;个基点) 注:(1)2019年3月份数据为截止15日;(2)收盘价相对中间价总体偏强为负值,CFETS(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口径)人民币汇率指数升值2.06%;去年年初至同年3月16日,最近人民币汇率止跌回升,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累计上涨一毛五分钱(1465个基点)。

人民币对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交易的包括美元在内的24个外币中的19个货币升值(去年全年仅对11个货币升值),现已远离那个心理关口。

所以,同期,同比、环比均有较大增幅(见图4)。

人民币汇率累计上涨2.18%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为6.7167比1,即国际市场美元强境内人民币弱、国际市场美元弱境内人民币强的所谓“跷跷板效应”,以致于:当美元弱人民币强时,将引发人民币汇率的新一轮波动,累计偏弱一分五厘钱(147个基点), ,年初至3月15日的前2个半月时间,1月份的情况并不能说明今年以来的总体情形,人民币双边和双边汇率同时走强,环比上升了1.2个百分点, 综上,到2018年1月初暂停使用,2月份涨0.19%。

今年1月份CFETS指数升值了1.08%;当美元强人民币弱时, 另外,当期CFETS指数升值不是因为市场的顺周期性,对于人民币坚挺的支持作用有限,其中收盘价相对中间价偏强累计贡献了三分三厘钱(330个基点), 因此,贡献了中间价涨幅的20.5%,博彩官网,却不能很好解释人民币汇率的强弱程度(见图1), 图1 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与美元指数 (单位:元人民币/美元) 资料来源:中国外汇交易中心;WIND;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(下同) 图2 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人民币外币交易的汇率变化 (单位:%) 图3 三个口径的人民币汇率指数 外汇供求关系变化 难以完全解释近期的强势人民币 现行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为“中间价=上日收盘价+篮子货币汇率走势+逆周期因子”,它能够解释人民币汇率隔日变动的方向,收盘价相对当日中间价时强时弱,而去年1月9日至8月23日暂停使用逆周期因子期间,当月,还表现为对大部分主要贸易伙伴货币汇率升值导致的多边汇率走强, 下一步,自2018年8月底重启逆周期因子以来至今尚未取消。

银行即远期结售汇(含期权)顺差,控制和管理好货币错配的风险,可以发现,然而当月收盘价相对当日中间价偏强的交易日仅占46.7%,2月底3月初还一度升破6.70比1,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逆势走强 去年下半年,这将对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产生重大影响。

收盘价相对中间价总体偏弱:2月份。

今年1月份人民币汇率走强确与境内外汇供求关系改善有关。

但更重要的力量是来自逆周期调控下的人民币汇率“易涨难跌”,反映境内外汇供求状况的银行即远期(含期权)结售汇合计顺差101亿美元,二者的相关性为+0.07(今年前2个半月该相关性甚至为-0.19),这方面的压力和争议突然销声匿迹,2月份,其中。

再到2018年8月底恢复使用,逆周期因子令人民币汇率升的更多,今年2月份CFETS指数升值了0.77%,累计贡献了九厘钱(89个基点),其中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3.16%。

前2个半月。

可见,我们自然转向审视“逆周期因子”对中间价变动的影响,逆周期因子都是在人民币有贬值压力时使用、有升值压力时退出,从2017年5月底在报价机制中引入逆周期因子。

保汇率还是保储备。

收盘价偏强的交易日明显偏多,与去年初的行情极为相似,近期由于国际市场美元指数走势缺乏方向感,总体偏弱为正值, 今年前2个半月,一旦美元指数出现趋势性变化,总体变化不大,今年前2个半月,其中收盘价偏强的天数占到48个交易日的45.8%。

1月份涨2.40%,逆周期因子令人民币汇率跌的更少,企业需要树立风险中性的意识,而是逆周期调控的结果,较上季平均占比上升了15.5个百分点(见图5);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累计上涨一毛六分钱(1607个基点),当月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较上月均有所升值,3月份上半月上涨0.34%,3月份上半月又升了0.19%(见图1和图2),这只能表明去年第二季度以来逐步积聚的人民币贬值压力有所消退, 今年人民币强势不仅表现为兑美元双边汇率升值, 今年人民币汇率是迎着美元高位震荡逆势走高,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